AG视讯

                                                                来源:AG视讯
                                                                发稿时间:2020-05-25 22:36:31

                                                                SourcePh" style="display:none">在5月17日的一场搏击比赛中,“浑元形意太极大师”马保国被50岁业余搏击爱好者王庆民30秒内击倒3次,最后一次直接倒地休克。这一结果,不但让马保国再一次成为网络红人,同时也将“太极拳”和“中华传统武术”再一次推上风口浪尖,一时间,“花架子中看不中用”、“不是武术是舞术”、“骗子扎堆武术界”之类的评价充斥网上。针对这一情况,“津门大侠”霍元甲的第五代玄孙,天津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霍氏练手拳代表性传承人霍静虹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马保国并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武术,他不行也不能代表中国传统武术不行,而传统武术也不能代表整个中国武术。

                                                                有一句话这样讲,我不奋勇当先,我不一马当先,谁来奋勇杀敌?

                                                                另一方面,大家都非常重视公共卫生体系的建设,但是如何能建得好?如何能够战时管用?疫情到来我们随时能战斗、能够打胜仗,这里还有很多值得我们探讨、值得我们研究的地方。全国有很多传染病医院,但这些传染病医院真正到战时发挥的作用有多大?它生存的具体情况如何?能不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这都是很值得思考的一些话题。

                                                                “上海模式”下打了一场“有准备之仗”

                                                                例如,建设我们国家的应急学和战略储备中心,未来(可能的)新的疫情出现,我们能够有所储备。

                                                                2008年开始,我承担着上海市政协委员一职,之后就是上海市政协常委,之后成为全国政协委员,我已经有十多年的履职历史。

                                                                新京报:你今年的提案主要围绕哪些方面?

                                                                朱同玉:我认为,这次疫情期间,形成了一种“上海公卫模式”、一种“上海模式”。在这种模式之下,我们打的是“有准备之仗”,一方面,我们有非常强的科研团队,能够迅速地破解病原微生物、找到病原菌;另一方面,我们有着非常充足的准备。

                                                                我个人在疫情期间也是高度警惕,过年也没回家,从1月初到现在,基本上全住在医院,因为我想我们要坚持到完胜。

                                                                朱同玉:我是一个指挥官,我是一个冲锋在前指挥的指挥官,我一定要了解一线最真实的情况,这样才能够把这仗指挥好。